广发证券:南方有佳木,北风亦可摧

1991年,36岁的陈云贤只在北大读了三年,就顺利的拿到了经济学博士的学位,导师还是北大当年最严格的教授之一,著名的经济学家萧灼基。
无论在当年还是现在,由著名经济学家亲自带的博士生们,毕业时是根本不需要主动找工作的。早在他们还没毕业的时候,各大金融机构的高层们,就已经开始提前向自己的老师要人了,只是毕业后究竟要去哪个单位,还是需要学生们自己去从中挑选。
在萧老还亲自带学生的时候,每年都会把即将毕业的博士生们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让他们在桌子上的几张纸条中选一个,而每一张纸条都写了一家大型金融机构的名称。
陈云贤作为那一届中年龄最大的,萧老是让他第一个去挑的。大家都以为他会选总部在首都的那几家大行,却没想到他没有一丝的犹豫,直接就拿走了写了广发银行的那张纸条。
几年后,当初一起毕业的同窗聚会,酒桌上有人问他:“老陈,当初老师让咱们选工作单位,怎么你上来就挑了广发,北京那么难留下,我们都以为你会挑北京那个最好的单位呢?怎么,故意孔融让梨啊?”
“放屁,那时因为我作为一个福建人,实在是受不了北京的饮食和天气了。”彼时已经担任了广发证券总裁的陈云贤说道。话毕,全场人哄堂大笑。
不知道那些大笑的同学们是否知晓,你们的恩师萧灼基是广东汕头人。

01
1991年的银行业,对于校招的职员,哪怕是总行直接招聘进来的博士,同样要先做段时间的柜员,然后才能分到其他业务部门。只是在当年,即使是银行柜员的岗位,在社会上也很吃香,甚至很多人就宁愿一直在柜员的岗位上做下去。

陈云贤的到来就给广发的人力出了个难题,既不敢让萧老的学生去做柜员,也不能直接就给一个很高的职位。最后还是行领导亲自给陈云贤做工作,许诺入职一年内就提成部门总经理,这才让他安心在总行信托投资部干了10个月的普通行员。
十个月之后,真给了陈云贤一个部门总经理头衔,只不过要他自己去筹建这个证券部。而当时算上临时借调过来的员工,整个筹建组也才六个人,还不如十九年前在插队的陈云贤,当生产队长时管的人多,顿时陈就隐约觉得被摆了一道。八年后,广发系股东陆续退出了广发证券,从此再也不见。
普通行员出身的陈云贤,在筹建部门的时候已经37岁了。而那些未来将遇到的老朋友和老对手们,不仅比他更年轻,也都早已有了多年的部门管理经验。
1991年6月,在招商银行证券部担任筹建负责人的杨鶤,是从中银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总经理的位置上来的,跟陈同岁的她,来之前已经在中国银行的总行部门工作了八年。
1991年5月,在兴业银行证券业务部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兰荣,调来之前,已经在总行的计划资金部做了3年的副总,当年的他只有31岁。
相对于那些1988年之后成立的不少证券公司,这三位未来的总裁,在当时看起来都有点光杆司令的感觉。
获得行里支持力度最大的是招商,不仅由副行长王忆华挂名证券部总经理,在筹建报批的过程中领导也亲自带队去跟监管沟通。支持的结果,就是在成立三年之后,杨鶤跟着王副行长一路跳去了中信集团,帮着筹建了各种子公司,包括后来被华夏基金吞掉的中信基金。
在人和钱上出手最阔气的要数兴业,成立之初不仅给了十几个员工,还有1000万元的营运资金。当时的招商银行也只拨了500万的运营资金,还是副行长亲自打报告追要才拨的。阔气的结果,就是在成立后的很多年,从兴业银行过来的首批员工们,帮着兴业证券从银行的儿子变成了兄弟。
当时的广发,两条都不占优势。钱是给了1000万,但给的那是注册资金,真用起来还要现报现批。人确实也给了六个,但大部分都是行里临时借调来的,正式的员工还要陈云贤去外边招聘。
所以穷过的陈云贤,在1998年就开始布局了MBO,既为成功击退中信的收购提前埋下了火药,也为广发的违规上市提供了诱因。
所以渴望人才的陈云贤,在1993年外部招聘了有同样高校任教经历的董正清,既将其培养成了守护广发的看山猴王,最后也同样的将其压在了五行山下。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02
谁敢拍着胸脯说,刚发展时靠的是自己。

兴业证券在1993年,就主承销了当年福建省5家上市公司中的3家,至于剩下的那两家上市公司,一家被后来惨遭合并的君安证券抢拿了,一家被后来破产清算的闽发证券拿走了。
招商证券的火力更猛,早在1991年,就把深南玻A、B股的发行项目全给抢了下来。包括当年在此项目上的竞争券商深圳特区证券公司,在2006年的时候也被招商证券给托管了。
而广发证券的朋友们,一直在1993年之前,大部分都还在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的去推销国债。实在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在九几年的广州省,能上市的公司几乎全都在深圳趴着,只想离深交所能更近一些。
这个局面被打破,直到不愿再卖国债的董正清,开始去筹建广发的投行部才到来。而建立后的投行部,不仅给广发找到了未来的白衣骑士,也培养出了未来的总裁李建勇、副总裁欧阳西和秦力。
兴业证券的福地一直都在福建。在兴业银行还没有把华福证券收进来之前,是真把兴业证券当作自己的亲儿子看待,除了总行的各业务部门,各地的分支机构也都给了很大的营销支持,哪怕是在股权退出来之后。
当年的兴业银行在内部下了死命令,凡是能用到证券公司牌照的业务,没有特殊情况,一律只跟兴业证券合作,正如现在华福证券得到的支持一样。好在当时的兴业证券,并没有华福爱拖欠报酬的毛病,大家的合作也一直都很愉快。直到兴业证券在发展的过程中,越来越独立的表现,倒逼着干爹又收了华福这个儿子。
更重要的是,福建省的省级领导都会亲自帮着兴业证券承销项目,更别提省里各个市县级领导了。当然,也不止是政府领导们,包括省里的各种大型国企,也都很喜欢跟兴业证券合作。毕竟省里的闽发证券实在是不争气,拿了扶持也能把自己给作死。
当然,兴业证券作为一家全国性的证券公司,领导家的孩子们也更愿意去大城市发展。
招商证券是在深圳起家的,在王忆华和杨鶤离开之后,担任董事长的是招商银行常务副行长万建华。在万行长的亲自关心下,当时还被称作招银证券的招商,趁着93年央行要求信托公司退出证券行业的时机,接连吃下了包括农行等其他金融机构的十几个证券营业部。
更重要的,万行长在身兼两职的情况下,真的推动了招商银行和招商证券的“银证合作”,也是全国第一家合作成功的典范。正是因为此事的成功,万建华才能在2014年担任证通公司的董事长,整个证券业也没人比他更懂支付了。
而在陈云贤从广发调至佛山任常务副市长之前,先给广发带来希望的福地却是东北,更确切的说,是吉林和辽宁的两家药厂。一家是指鹿为马起家的,不好意思,打错了。一个是养鹿厂起家的吉林敖东,另外一家是生产狂犬疫苗的辽宁成大。
可能现在的年轻人,很多都没体验过以前全民热衷喝鹿血吃鹿茸的年代,那玩意儿跟同样在东北炒热起来的蚂蚁保健品一样,用的都是壮阳的噱头。吉林敖东就是靠着鹿的东西起家,后续又干上了中药饮片,挑的行业都是顺风现金牛。
1994年,当董正清带领投行部北上开拓业务的时候,吉林敖东的董事长李秀林还是敦化鹿场的场长。双方首次的酒场相聚,一群南方人在鹿血的辅助下,生生喝翻了这群东北汉子。不止是酒喝好了,双方的关系也从那天开始,就绑在了一起。
在2004年中信突袭广发的时候,吉林敖东一举增持为广发的第二大股东给予支持。当然不是白支持,两年之后的广发借壳上市,该壳的拥有者“延边公路”,是吉林省延边自治州的唯一两家上市公司之一,另外一家就是吉林敖东。
狂犬疫苗什么价,打过的应该都知道。而辽宁成大手下的生物制药公司,其生产的狂犬疫苗最高能占到全国80%的市场份额。同样也是在董正清的北上开荒之旅中,广发和辽宁成大也相识相交,甚至在未来结下了比吉林敖东更深的关系。
1998年,陈云贤将辽宁成大选为广发管理者持股的通道,当年双方即互为对方的第二大股东。在中信偷袭广发的事件中,辽宁成大更是直接增持,变为了广发的第一大股东。
当年在广发借壳之前,时任大股东辽宁成大所建议的壳其实是“时代万恒”,但最终因为辽宁省不放,才选择了二股东吉林敖东提出的“延边公路”。这才有了之后的董正清和吉林敖东提前入股“延边公路”而被罚。
最终,董正清得到了四年刑期,而吉林敖东只领了50万元的罚款。2011年,吉林敖东医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应刚,出任广发证券董事长。
不知当时还在狱中的董正清,是否能想清楚昔日的老铁为何会当庭反目?

03
至今,兴业证券的员工在拜访客户时,说的最多的仍是那句话:我们的董事长,不仅还在位,而且从来就没换过。

懂行的听了上面那句,就没有一个不服的。没错,兴业证券除了在董事长临近退休之际,大事频发以外,这十几年间靠着福建省的支持,都一直在平稳的向前发展。
至于说兴业证券的这些年,能稳到什么地步呢?这样跟你们说吧,大部分的高管连开的车,都是清一色的宝马以保持一致,特别是福建人最爱的X5。
就连东吴证券这几年在内部喊的口号,都是要以学习兴业为目标。只是这苏州爹有福建爹的膀子硬吗?最起码的,喝酒你就喝不过福建人啊。
而广发证券的高管们,却在各家机构之间来来回回,也让自己的发展历程上上下下。
在董事长还是陈云贤时,广发的总裁方加春,来之前是华福证券的副总,因为广发成功的收购了华福证券,才来到广发担任总裁。
方加春出走广发之后,又暗中牵线了中信收购广发的事情,但最终没能突袭成功,除了广发有白衣骑士的帮助之外,时任广发副总裁李建勇的师弟,在当时也还没被规起来。
至于之后,方加春又去了德邦证券担任总裁,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在祖国的南方,有座神奇的西南财经大学,看起来好像在成都偏安一隅,但有着经济学大家刘诗白坐镇,也走出来了不少的优秀校友,其中很多都在金融行业里担任着高官、高管和隐形大鳄。比如担任过广发证券总裁的李建勇和担任过证监会副主席的王益。
这两人都曾是刘诗白的博士弟子,李建勇是师兄,王益是师弟。但恐怕所有的师兄,都没人敢当面叫一句王师弟。
毕竟王益在读博士之前,在中央顾问委员会办公厅里给薄老当了7年的秘书。
王益从秘书的职位上出来之后,去了当时的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当办公室副主任。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单位,都不要小看办公室主任这个岗位,特别是单位的级别还很高时,比如这个委员会的主任就是由当时的朱总理兼任的。
这个办公室里也是大佬云集,除了王益以外,还有一位副主任庄心一,不仅当过周道炯的秘书,也是在西南财经大学读的硕士。就连未来的申银万国董事长李剑阁,在这个办公室里任职时,也只是个办事员而已。
在周道炯履任证监会主席的时候,王益和庄心一也来到了证监会,一个担任分管股票发行业务的副主席,另一个担任深交所的总经理。而在此时的东北大连,迎来了他们的薄市长。
广发证券的投行业务,就在这几年里,迅速的从广东省扩展至东北以及全国。
直到因为另外的两个故事,明天系的太平洋证券和涌金系的国金证券上市,导致了王益在2008年落马。人们才知晓当初中信收购广发能知难而退,并不是看到了广发大股东的表态,而是看到了广发小股东云大科技,在这场收购战中坚决地站到了广发这边。
云大科技不简单,正是这家企业与太平洋证券换股,用自己的退市来助太平洋证券的上市成功。2007年,董建清辞职继而被捕,李建勇升任广发证券总裁。
当年的陈云贤也没闲着,哪怕是已经从董事长变成了陈市长,也没少操心广发证券的发展。
除了广州和深圳,佛山也是广东省内一座比较出名的城市,特别是在东莞出名之前。当地除了健力宝,最有名的要数一些家电企业,比如美的、科龙和格兰仕。
在这三家企业里,如今已被海信收购的科龙电器,在早年是最出名的,也是最早上市的一家,其在1999年上市的主承销商正是广发证券。2005年,科龙的创始人顾雏军被捕,因虚假注册、挪用资金获判有期徒刑十年。
2008年,陈市长来到格兰仕集团指导工作,建议格兰仕应尽快推动上市计划。但在陈市长升为陈副省长,并从副省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之前,格兰仕的上市也没有看到什么具体的推进效果。
2012年,提前出狱的顾雏军召开记者发布会,实名举报四位官员联合美的集团,抢夺科龙股权,其中有一位是当时还在任的副省级高官。第二年,美的集团上市,主承销商没有选用广州省内的券商,而是中金和中信证券。
2012年5月,证监会会计部主任孙树明调任广发证券担任董事长至今,接替了来自吉林敖东的应刚。但从2011年起至今仍任广发证券总裁的林治海,早在1997年就加入了广发证券,从担任大连营业部总经理开始,在大连耕耘九年后终南下广州总部,并一路攀升至总裁之位。
虽然比林总裁年轻六岁的弟弟林治洪,在2016年被恒丰银行解聘了行长一职。但至今,广发证券流通股的大股东依然是吉林敖东,二股东也依然是辽宁成大。
南方有佳木,北风依旧吹。至于未来,谁知道呢。
后记
“兴业银行跟你们什么关系?
噢,我们是兴业银行的证券部出身,现在是兄弟关系,都是福建省财政厅的企业,关系杠杠的。
那业务要是给你们做,兴业银行能给配点过桥贷款不能?
我们都是独立的公司,哎,老哥…您别急,我们毕竟还能找股东聊聊嘛。”
“招商银行跟你们什么关系?
噢,我们是招商银行的证券部出身,现在是兄弟关系,都是招商局集团的企业,关系杠杠的。
那业务要是给你们做,招商银行能给配点过桥贷款不能?
我们都是独立的公司,哎,老哥…您别急,我们毕竟还能找股东聊聊嘛。”
“广发银行跟你们什么关系?
噢,我们是广发银行的证券部出身,现在是…哎,老哥,您喝过鹿血,吃过鹿茸吗?
别扯这没用的,业务要是给你们做,广发银行能给配点过桥贷款不能?
我们都是独立的公司,哎,老哥…您别急,您知道狂犬疫苗这个东西有多贵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