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亿骗贷案未了局:7年后,当街被砍的银行董事长被调查

初夏时节,广西柳州迎来一年中最美的时刻。

五彩斑斓的高山梯田、错落有致的特色村落、蜿蜒曲折的山村道路和漫山林木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7年前,在柳州发生的“5.10”当街杀人未遂案似乎已经被人们淡忘。

案件的主角即受害者李耀清,时任柳州银行董事长,幸运的和死神擦肩而过。

这场血案也牵出建国以来最大的银行骗贷案——420亿元的涉案总金额一度震惊业内。

2019年5月,李耀清卸任柳州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转任柳州市金融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随后又任该集团顾问。

2年后,李耀清突然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遭调查。

“建国以来规模最大银行骗贷案”目前已审理完结,但背后的故事却远未结束。

当街被砍的银行董事长7年后被查

5月27日晚间,据广西柳州市纪委监委消息,柳州市金融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党委书记李耀清,正接受柳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原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具体原因和被查问题目前尚无定论。

李耀清上一次被媒体关注是因为2014年被当街砍杀,进而牵出420亿元银行骗贷大案。

2014年,时任柳州银行董事长只有7个月的李耀清在回家途中被砍成重伤,行凶者为当地富商吴东的三个儿子,实施者为其雇佣的杀手。

这场血案也牵出建国以来最大的银行骗贷案——420亿元的涉案总金额一度震动了整个金融圈,与之相比,此前同类案件最多不过百亿规模。而对许多常年依靠10元/碗的螺蛳粉、30元/斤的狗肉讨生活的柳州人来说,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宗骗贷案,迄今已经7年之久,案情复杂、牵涉人员众多,从案发到审理终结,用了5年时间,一审判决书多达130页。目前,相关涉案人员正在服刑中。

2019年5月,因工作变动,有幸从鬼门关捡回一命的李耀清,离任柳州金融投资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柳州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

2年后的今天,李耀清又被“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当地富商的三个儿子,竟不惜动用杀手当街砍人,吴家与李耀清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深仇大恨?

这一切还要从李耀清的身份说起。

新官上任

李耀清是在被砍前7个月,也就是2013年十月被任命为柳州银行董事长的。

上任伊始,当地银行系统人士给他讲了一个段子:广西玉林农信社高层发现有公司造假骗贷数亿元,此后收缩了对该公司的放贷规模。但令人惊讶的是,很快,该信用社一把手“退居二线”、二把手“调离岗位”。

他的意思是,广西水深,在银行系统担任高管要善于察言观色,不可贸然行动。

而这位人士所说的公司正是吴氏家族旗下产业,搜狐《潜望》栏目亦曾做过报道。

上图截自搜狐《潜望》报道

只是,一直在广西各级人民银行、银监局为官,第一次担任商业银行高管的李耀清并不以为意,更不可能预料到,还差点因此丧命。

上任没几天,李耀清看柳州银行财务报表时就注意到,中美天元公司及其关联企业贷款金额高达84亿元,占到了该行贷款总额170亿元的一半。而且,新的贷款申请还在源源不断地送到案头。

虽然从提供的抵押物资料来看,手续齐全,但“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李耀清认为,贷款集中度过高,银行风险太大了。于是,在批了几笔之后,他暂停了批准新增贷款。

这极为正常的风控举措,却让中美天元背后的吴氏家族很不满,因为李耀清的前任刘忠,在位七年从来没有“为难”过吴家。

刘忠和吴东相识于2010年8月。柳州银行增资扩股会上,时任柳州银行董事长的刘忠结识了在广西颇有威势的富商吴东,经过几次谈判,双方达成了入股协议。

2010年12月,吴东将3.3亿元股权申购款存入柳银,不过广西银监局当时没有批准这次认购。

入股未成,当时接近年底,吴东便准备将钱取出。柳州银行却希望留下这笔存款。最终,吴东留下了存款,但以存单质押的方式又贷走了3亿元。2011年中,广西银监局批准了入股。因为资金已经做了存单抵押贷款,入股柳州银行的真实花费仅为3000万元。

这笔买卖实在是太划算了,此后,吴东旗下公司通过类似操作,用“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最终控制了柳州银行17%的股份。

成为柳州银行的股东后,吴东和刘忠的关系变得更为紧密。

2012年3月,吴东公司收到北京中海洋公司一笔10亿元的售油款,又存在了柳州银行,4月份,吴东想把这笔钱转走,而刘忠则表示,如果把这10亿调走,对存款的波动性太大,会影响到银监局对柳州银行考核指标的完成情况,因而刘忠希望能留下这笔存款。此时,吴东故技重施,趁机提出让银行多批些贷款给他。最终,双方达成了吴东公司在柳州银行存3年10亿元定期,柳银给批30亿元贷款的口头协议。

尝到甜头之后,吴家频频向其示好,并在刘忠的帮助下,将柳州银行变成了自家的“提款机”。

2017年12月20日,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刘忠累计收受吴东等人的贿赂1307万元,并向中美天元及相关公司违法发放贷款68亿元。

很显然,与“心照不宣”,主动伸出橄榄枝的刘忠相比,柳州银行新任董事长李耀清的做法“很不近人情”。更重要的是,他很快还触及到了吴家一个足以致命的秘密。

吴氏家族的秘密

众所周知,从银行获取高额贷款,需要有大额的抵押物。而对于没有足够多抵押物的吴家公司来说,怎么能够从银行贷出几百亿的资金呢?

首先,吴家企业伪造了大量的假土地证和土地他项权证用于抵押。

上任不久的李耀清,在停止向吴家公司发放新增贷款的同时,还派出内审人员前往辽宁省盘锦市盘山县,核查吴家抵押物“宋家”地块的市场价。而这一平常的核查却使吴家三儿子吴浩异常恼火,因为隐藏在此地块背后的秘密实在太惊人了。

中美天元集团曾计划以每亩38万元的价格从辽宁省盘锦市盘山县政府手中受让3500亩土地,但后来,只批下来1000亩,购买价款仅4.6亿元。 由于柳州银行并不知道这个情况,于是吴家便开始施展他们的“瞒天过海术”。

吴家三儿子吴浩先是购买大量的空白土地证、他项权证,然后通过加盖私刻的假章等手段,伪造了60本辽宁盘山县的土地证和土地他项权证。

接着,吴浩伙同和自己熟识的盘山县国土局抵押科科长周云飞,让后者同意将伪造的假土地他项权证交给银行的人用于抵押,待真土地证下来后再把假的换出来。用这一方法,吴浩和周云飞欺骗了柳州银行、北部湾银行、光大南宁分行、浦发南宁分行。

而周云飞配合吴浩造假,也所获不菲。

在帮着吴浩办理了几笔贷款后,有一天她主动提及,小轿车老坏,想换一辆越野车。吴浩心领神会,一周后便在北京买了一辆金色奥迪Q5,让司机开到盘锦送给了周云飞。此外,还赠予了周云飞“江诗丹顿”手表和现金20万元。

通过周云飞,假证发挥了真证的作用,不过吴家依旧不满足,因为盘山县土地价格并不高,能贷出的款有限。

这时,吴东的长子吴洲找到广西明冠房产评估公司的陈坚,提出如果提高土地的评估价,以后中美天元的业务会给他做,还会帮忙从北部湾银行和柳州银行拉活儿。“利诱”之下,这家公司的评估员,在没有到过盘锦,仅看了几张照片后,将价格评估至320万元/亩。

最后,万事俱备,要解决的,就只有银行的障碍了。

《商业银行法》规定,单一客户贷款额度不能超过银行净资本的10%,集团客户不能超过15%,即使内部“有人”,这一红线也难以突破。

为此,吴家以每年每人给3000元至10000元的好处费,利用公司职工的身份证成立了22家企业,用以“消化”土地抵押贷款。为了让这些空壳公司看起来更加真实和业务繁荣,会计朱锦华又在吴东的授意下,伪造了全套的虚假购销合同和财务资料;而对于仍然达不到授信量要求的部分企业,在柳州银行南宁高新支行担任过行长,对信贷系统了如指掌的吴伟(吴东的二儿子)等人则会指导如何调整数据,帮助贷款材料通过电脑测评。

在吴家企业运作上述造假期间,柳州银行派信贷员曾20多次前往盘山查看抵押块地。

当时“宋家”地块上还有一些房屋,房子没拆是不可能有土地证的,其实只要一眼,就能看到真相。但所谓“做戏做全套”,信贷员总是被吴浩安排司机带去看实际属于华发房地产的储备土地,20多次调查,全部变成了“到此一游”。

此外,吴家还用同一“宋家”地块重复抵押,向北部湾银行、光大银行、浦发银行分别贷款8亿元、8亿元、1亿元。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这一系列的操作,吴家将包括国土局、第三方评估机构、银行,本该相互制约的防火墙全部击穿,最终成功骗取了至少62亿元的贷款。

而“宋家”地块贷出来的巨款,则给吴家的“金融帝国”打下了根基。

利用贷款,吴氏家族以14亿元购买了北部湾银行16%的股份,1亿元买了桂林银行4%的股份,花2亿元成立了5家柳银村镇银行,各占49%股份。

在这一基础上,吴氏家族采用“借款购买银行股份—再用股份抵押贷款—还款—再贷款”的手法,周而复始,确保了一条稳定的资金链。而就是吴氏金融帝国得以运转最隐秘的秘密,李耀清对信贷安全的风险意识无意中触及了吴氏企业的致命所在,自然引起了吴氏家族的强烈反应。

当然,前任柳州银行董事长刘忠真的就不知道这些事情么?

骗局与真相之间往往只隔着一张纸,关键在于愿不愿意捅破罢了。

“敬酒”与“罚酒”

新上任的李耀清,面对一张被故意忽视了多年的薄纸,有些“不知好歹”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指头。而对于这位“不懂规矩”的柳州银行新任董事长,吴家第一反应是“招安”。

2014年清明节,吴东给李耀清打来电话,要请他吃饭。李耀清很明白吴东找他所为何事,便推托说:“我刚来,一大堆上级安排的工作,实在没空”。

谁知,吴东随即说,你的上级我都约好了,毛家饭店不见不散。

李耀清最后的借口被堵死,只得赴宴。

4月6日,李耀清推开毛家饭店包间门,看到吴东和时任柳州市长肖文荪(2015年11月4日21时47分,肖文荪落入柳江河中溺亡)等主要领导大都在场。在当地很有权势的富商摆酒,大家果然都给面子。

虽算不上刘邦赴鸿门、云长下江东,但现场的气氛可想而知。李耀清呆了片刻,再次提出自己有事,起身离席,吴东旋即跟在他身后,将肖文荪等领导晾在一旁。

李耀清对吴东说,你跟着我干嘛,我真有事,约了几个企业家,方才脱身。

不过,坐车离开,摇下玻璃窗准备告别时,吴东顺势从窗缝里扔进一个蓝色帆布资料袋,说“这是我们公司的资料,你看看”。

李耀清以为真是资料,接了下来,路上打开,却发现是一摞面值为一千元一张的港币,整整一百万港元。

第二天早晨,他就将资料袋交给了银行的纪委工作人员,称“这是中美天元集团董事会主席吴东给我的钱”。

不料后者却显得很为难,当即表示,你这样给我,我得交给纪委上交财政,事情就公开了。吴东不好弄,你直接给他送回去吧。上交未成,李耀清让董事会秘书开着车,将钱退给了吴东。

这一退,在吴家看来,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

在与三哥吴浩商量后,吴东的四儿子吴世忠将李耀清的工作单位、照片、以及8万元交给了自己的同乡吴世华,让其跟踪李耀清,看是否能拍到受贿、养情妇等证据,没有就“教训”一下他。

随后,吴东给李耀清打电话,以谈贷款为由约其在柳州饭店大堂喝茶。而在李耀清和吴东喝茶期间,就在对面不远处,“杀手”正透过汽车玻璃窗辨认着李耀清的体貌特征,而后尾随他的汽车跟踪至家,寻找机会准备动手。

2014年5月,行凶之人终于找到了机会。

三大追杀目标

被当街砍杀的李耀清大难不死,捡回了一条命。其实,在吴氏家族的“黑名单”上,并非只有李耀清一人,他甚至不是第一目标。

吴浩最开始想要教训的对象,是广西北部湾银行行长赵锡军,只不过在得知李耀清派人调查“宋家”地块后,就转而对其下了手。

而据了解案情的一位当地银行高层对独角金融表示,逃过一劫的除了赵锡军外,还有北部湾银行董事长罗军。罗军被截时,杀手车上是4个人。所幸,罗军那天坐的是一辆七座商务车,包括司机在内一共有8个人,大家先后下车,一直走在一起。杀手寻找不到机会,只得放弃。

值得注意的是,与持有柳州银行股份一样,吴东旗下的中美天元公司是北部湾银行持股16%的股东,为什么吴东的儿子要雇人教训北部湾银行的行长赵锡军和董事长罗军呢?

原来,吴东旗下公司从北部湾银行拟贷款10亿元,后来被缩减到了8亿元,吴浩和吴世忠认为是赵锡军和罗军从中作梗,二人便想找人教训他俩。但是,这时不知天高地厚的李耀清派人去核查摸底“宋家”地块了,于是有限的杀手就被转去教训李耀清了。赵锡军和罗军幸运的逃过一劫。

事实上,北部湾银行对于吴家的贡献并不算少。2013年,吴世忠找人注册了玉林市“肥更肥”化肥和南宁众乐生活超市两家公司。这两家公司一家没有实际业务,另外一家曾因经营不善关门。但通过增资,使注册资本金达到银行的贷款条件后,吴世忠合计从北部湾银行贷出8000万,贷款一批下来,资金就被转走。

利用相同方法,吴家先后从北部湾银行贷出一亿五千万左右。

此外,2013年初,吴东的三儿子吴浩得知北部湾银行玉林分行有个人微贷,通过给5000-1万/人好处费,吴浩用50个人的信息,从北部湾银行合计骗贷超7000万。

通过上述眼花缭乱的造假手法,吴家公司从银行贷出了巨额资金。据柳州市人民检察院的指控,通过伪造财务报表、审计报告、购销合同、完税证明和土地权属证书等方式,2010至2014年,吴家从柳州银行、北部湾银行、光大南宁分行、浦发南宁分行等银行共取得394笔、合计超过420亿元贷款。

如遇阻碍,便先礼后兵,“佛来斩佛,魔来斩魔”。

百亿资金去向何方?

四年之间,吴家从当地多家银行套取贷款数百亿元。而就在案发时,当地检察院指控称,还有108亿元没有结清。

资金去了哪里?其中一部分被用于奢侈的生活和享受。

案发后,吴家资产被查封。据广西同德资产评估公司的评估报告显示,吴家在北京、大连、北海的土地和房产价值43亿元;银行等金融机构股权25.86亿元;吴家旗下公司净资产合计3.87亿元;此外,还有包括宾利、路虎、奔驰在内的64辆汽车以及红木、酒和存货等物。这些资产总额约为76亿元。

补上所有的窟窿,尚有32亿元的缺口。且吴家旗下公司,所涉及的多为石油、房地产等暴利行业,多年来攫取的利润,又去向了何方?

百亿规模的资金流动却为何查不到一点有效的资产线索?

经手过吴家窝案的一位法官说,吴家关联公司超过300家,骗贷过程又长达数年,一家公司超过5笔资金往来的追查就很困难了。各方提供的资产线索,尤其是房产和土地,大部分是吴家编造的,根本就不存在。

“我们很惭愧。”他说。

柳州银行人士则认为,资金被转移了,而且手法高超。比如利用22家空壳公司贷下来的款,很大一部分又通过银行承兑汇票进行了转移。

以广西中海洋改性沥青公司为例。2012年,吴家公司会计朱锦华为该公司虚构了营收10亿元的财务报表,配合宋家地块造假的土地证质押来申请贷款。贷款批下来后,中海洋随即向柳州银行缴纳30%的保证金,申请银行承兑汇票,并将之交给朱锦华、吴浩等人,然后通过一位名叫“李总”的人,找到下家贴现,获取资金。

这一操作的精妙之处在于,开具汇票所需要的核验企业资质、真实交易背景两个环节,造假相对容易,且一般只需要缴纳30%的保证金,即可开具足额数字。如此一来,不仅能实现转移资金的作用,还通过杠杆,获得更多的资金。

同时,只要过了银行审查一关,就可以通过重复贴现的方式,不断放大杠杆。(如利用30万元保证金申请100万元面额汇票,贴现出来后,以100万元为保证金,再度申请贴现,当然贴现过程会扣除少许手续费。)

我们注意到,2012至2014年,柳州银行给中海洋公司的承兑汇票额度,从9000万元上升至4.1亿元。

通过这一手法转移资金,去向很难追查。

纵观整个骗贷环节,采用了伪造土地证、抵押物骗贷,注册空壳公司、编制假账骗贷,以及借用他人信息骗贷等多重手段,且有债务关系的吴家公司没有资产,有资产的公司没有债务。如此娴熟、缜密的作案手法,绝不是等闲之辈能够完成的,这背后似有金融高手在运筹帷幄。

会是在柳州银行担任南宁高新支行副行长,对银行系统十分熟稔的吴东二儿子吴伟么?

罪与罚

行贿银行高管、买凶当街砍人、骗贷420亿元……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起震动全国金融圈的大案已经收尾,然而结果却有些出人意料。

先说刘忠,2017年6月13日庭审中,柳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刘忠受贿金额为5327.4339万元(其中4000万元未遂),而在12月20日的判决书上,最终数字认定为1307.7283万元(其中920.2279万元未遂)。再加上他向中美天元集团及旗下公司违法放贷68.75亿元,两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6年。 

对于这场有策划、有预谋、性质恶劣的“当街杀人未遂”事件,李耀清的代理律师、北京葆涵律师事务所的候峰提出应以“故意杀人罪”定罪,但法院最终定性为了“故意伤害”。

两字之差,量刑标准天壤之别。最终,吴浩、吴世忠、吴世华、吴斌4名主犯,被判处四年至五年六个月不等有期徒刑。

“在我们之前,请了4波律师,全都遭到威胁干不下去,最短的来了3天就走了”当时,李耀清的代理律师候峰透露。“出庭的时候,庭审剥夺了太多权利,就让我们陪着走过场,我们就当场退庭了,后来由团队其他律师继续进行。这个案子好像特别敏感,银行的人一谈就害怕,说是找了很多人去谈话,也有很多人主动去交代问题”。

而更让李耀清不安的则是,凶手大都是在2014年被抓的,按照刑期如今已被释放,不过据候峰介绍,他们同时也都是骗贷案的被告人,所以合并执行刑期的话,有些人可能还没到期。

至于吴东,2018年11月,骗贷案一审宣判。被告人吴东犯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亿元;其余被告人被判处八年至一年六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处600万元至6万元不等罚金。

2019年9月,该案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的定罪量刑。柳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截至案发,吴东家族仅从柳州银行骗取贷款就达312.7亿元(250笔)。而砍杀李耀清一事,吴东则被认定为没有参与其中。

据代理律师称,李耀清留下一身的后遗症。“一到下雨天,伤口会肿胀,后背发凉,脑袋也很痛”。独角金融在几年前见过李耀清,他却没有说什么有价值的内容。只表示,大家都在劝他,让他息事宁人,命比什么都重要……

李耀清后背伤口

带着伤痛和惶恐过了7年,命是保住了,但如今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遭调查,目前,有关此次调查,无法获知是因为李耀清在柳州银行担任董事长时期,还是之后转任柳州市金融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事情。

参考:

  1. 野马财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