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证监发审大员“徐铁案”始末:某企业为IPO行贿北京豪宅,200余瓶茅台、名人字画、金银玉石堆满屋!

1)疯狂痴迷高尔夫,喝酒只喝茅台酒

但凡与徐铁打过交道的人都清楚地知道,在他身上有两个明显的标签,那便是“高尔夫”与“茅台酒”。

徐铁对打高尔夫球的喜爱简直可以用痴迷形容,其不仅节假日打,连工作日也打,在其接受中纪委调查之时,其也向办案人员坦承,自己对打高尔夫球是“几天不打就心慌,什么也不想干”。

而徐铁对高尔夫球的迷恋,则起源于二十多年前的一次偶然。 

1998年,时任证监会贵阳特派办主任的徐铁因工认识了某证券公司总经理沈某,两人“相谈甚欢”并由此成为了“知心朋友”,一次,应沈某之约,沈某首次接触到了高尔夫球,同时,沈某还送给徐铁一套在当时价值达6000元港币的高尔夫球杆,在沈某的带领下,徐铁很快就迷恋上了这项“贵族”运动,并一发不可收拾。 

在进入证监会发行部工作后,“高尔夫球”自然也成为了诸多企业围猎徐铁的“突破口”,有企业老板知道了他的这一爱好后,不断投其所好,从几万元的高尔夫球杆,到价值百万元的高档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卡,皆成为了向徐铁“上供”的礼物,而徐铁皆统统来者不拒予以笑纳。甚至为了满足徐铁的球瘾,一些私营企业主还自掏腰包,购买头等舱机票,送徐铁到全国各地参加高尔夫球比赛。 

2008年,调任山东证监局工作之后,成为了一方监管“霸主”,徐铁身边更是形成了一个相对固定的高尔夫球友圈。几名在证券公司工作的朋友充当“掮客”,不断把一些拟上市或已上市企业的老板拉入其中。

广阔的高尔夫球场,成了老板、商人围猎徐铁的“猎场”,成了权钱交易、利益交换的“名利场”。多名企业老板借着与徐铁一起打球的机会,向其送上数百万元现金,徐铁则为相关企业在信息披露、公司检查等方面“开口子”。

至于贴在徐铁身上的另一个标签——“茅台酒”的由来,在2019年6月徐铁落马之初,曾有传言称,徐铁之所以“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起因便是因为卷入当年的茅台反腐案,并称“徐铁私下拿下茅台的特许经营权,开设经营店卖酒,年入数千万,而该店挂名与徐铁亲戚名下”。 

早年间,曾在贵州任职多年的徐铁,或许的确与茅台公司之间存在些许瓜葛。其在退休七年后被查的“由头”是否真的与“茅台”有关,虽然上述接近“徐铁案”的知情人士对此未置可否,但可以肯定的是,徐铁酷爱茅台酒亦是业内共知的事实。 

“徐铁的爱好在当时的证券发行小圈子里广为人知。他热衷于参加各种饭局、爱喝酒、能喝酒,好帮忙、能帮忙,在圈子里享有‘为人豪爽、热心帮忙’的‘口碑’。”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一些只见过几面的商人老板,往往很快就成了徐铁的“朋友”,甚至白天刚在办公室认识的,晚上几杯洒下肚就成了他的“铁哥们”。在觥筹交错之间,不该办的事给办了、不该收的钱也收了。 

据叩叩财讯获悉,在2019年徐铁落马后,办案人员在徐铁家发现了两个特殊的房间,其中一个房间里堆放着200多瓶茅台酒等高档白酒,占了半间屋子,其中不少是价值不菲的年份酒;而另一个房间则堆满了名人字画、金银玉石等礼品。 

 “爱好就是打球、喝酒只喝茅台”,这是徐铁当年在证券发行的政商圈内自诩的一句流传甚广名言,而这句“名言”也在一定程度是这位权力干部贪污腐化的真实生活写照。 

2)多家上市公司卷入:有企业为上市送豪宅

时至今日,徐铁还对自己当年的首次“受贿”记忆犹新。 

据叩叩财讯了解,徐铁与许多草根出身的“贪腐官员”不同,其成长于一个干部家庭,其父亲在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之后长期担任领导职务。 

1978年,25岁的徐铁进入贵州省政府办公厅经济政策研究室综合处工作,先后担任副处长、处长,1992年,不到40岁,徐铁就被提任贵州省体改办副主任。 

1994年,在徐铁出任贵州省体改办副主任之时,一次到北京出差时,与其同行的贵州省某物资公司经理送给了他一套价值1000多元的西装。这是他第一次收受监管单位管理人士送予的礼物,刚开始企业觉得不妥,但很快,他就释然了,认为这只是“小事”,之后,其出任贵州省开发区办公室主任时,其便开始利用手中的职权为朋友开具证明,帮助其从银行贷款,当然,徐铁也从这些“帮助”中获得了朋友们的“报答”回馈。 

让徐铁正式开启贪婪的腐败之路的,还是其在2000年从地方正式调任进京出任证监会发行部副主任开始。 

“调任证监会出任发行部副主任之后,徐铁手握企业IPO和再融资的“生杀大权”。但同时,其在与‘下海’的证监会前同事及一些企业主的交往中,徐铁见识到了他们的奢华生活,心态迅速发生了变化。”上述曾与徐铁共事过的相关人士告诉叩叩财讯,在证监会工作期间,徐铁对工作颇有怨言,其觉得自己在发行部做了很多开创性工作,甚至累得差点丧命,但自己干了16年副局才转正,是组织亏欠可自己。 

担任证监会发行部副主任期间,徐铁先后分管复核、法律审核等工作和发审委工作处等处室。作为分管审核工作的领导,徐铁的意见对企业上市发行审核的最终意见形成起着关键作用,他也自然成为相关企业的重点公关对象。 

“在个人私欲的驱使下,徐铁对给他送来好处的拟上市企业,审核过程中他不提问题或少提问题,甚至力排众议,让企业顺利通过审核。”上述接近于“徐铁案”的知情人士表示。

2004年,徐铁分管发审委工作处,当时为了防止一些拟上市企业提前公关参与项目审核的证监会发审委委员,于是发审委委员名单属于工作秘密不能公开。某券商负责人为拿到这一名单,多次请求徐铁帮忙,在收下对方“真挚相送”的大额现金后,徐铁把名单泄露给了这位券商负责人。 

2006年,一家民营企业向证监会提起IPO上市申请,但因实际控制人认定等问题,该企业的IPO申请屡次被证监会否决。当企业在获悉作为证监会发行部主任负责法律审核意见的徐铁在该问题上具有决定性作用后,为了获得徐铁的首肯,该拟IPO企业负责人则将北京一处价值300多万元的住宅转送给徐铁,该房产由该企业某员工替徐铁代持。

“2006年,北京市的平均房价约在6000-7000元左右,而这套价值300余万元的住宅在当年显然是妥妥的天价豪宅。”上述接近“徐铁案”的知情人士表示,在获得了这份豪礼之后,在徐铁大力支持下,该企业顺利通过发行审核,当然徐铁也顺利拿到该房产的钥匙。之后徐铁又利用职权,让一家装修企业花了80多万元为这套住宅进行无偿装修。 

这家存有“硬伤”的拟IPO企业只是徐铁“倾力”护送上市的众企业之一。 

“徐铁在发行部任职期间,竟然利用自己的职权优势强势定调一些本该集体讨论和决策的项目。”上述曾与徐铁共事过的相关人士告诉叩叩财讯,在企业IPO或再融资时,初审会是发行初审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按照规定应采用集体决策的审议形式,但当时审议程序和结论标准都缺乏具体制度约束,集体讨论和决策沦为形式,“徐铁在会议上发表意见后,其他人的不同意见缺乏有效的表达和保障渠道,徐铁实际上对初审的法律部分审核结论具有定调权。徐铁数次通过强势坚持,让一些存在争议的问题变得无争议,使一些企业顺利过会。”

2008年9月之后,即便徐铁已经从证监会发行部离任而官拜山东证监局局长,但其同样利用自己多年在证监系统中积累的人脉关系帮助一些企业成功IPO或再融资。 

据叩叩财讯获悉,2011年的一桩北京某企业的上市,更是徐铁“不收敛不收手”的典型案例。 

当年,北京一家企业计划上市,通过相关人介绍获得了徐铁的帮助,斯时,已经意识到自己即将退休的徐铁与该企业实控人达成“感谢”协议,该企业实控人承诺在徐铁退休后每月向其支付3万元“顾问费”以感谢其在企业上市过程中的“大力支持”。 

2011年,该北京企业在徐铁的斡旋下终于成功上市。 2013年徐铁退休后,每月均收到该企业支付的顾问费3万元,直至2019年5月,徐铁落马前,该顾问费还在继续支付。 

3)徐铁的“底线”:串供对抗审查、受贿有“原则” 

身居权力核心中心,可以把徐铁的堕落之路分为入职证监系统之前、证监会发行部主任阶段和出任山东证监局“一把手”等三个阶段,如果说入职证监系统之前的徐铁还是“小打小闹”,在证监会发行部主任阶段是其贪婪腐败之路的开端,那么到了其到任山东证监局局长之位后,徐铁便进入到变本加厉疯狂敛财的阶段。 

正如上述所言,徐铁曾向此前共事的周围人抱怨自己在发行部做了很多开创性工作,称“甚至累得差点丧命”,并表示是组织亏欠了自己。 

2008年的一场大病便是其所言的“累得差点丧命”。 

上述曾与徐铁共事的相关人士透露,2008年,徐铁得了一场大病,在康复出院后,突然“看破红尘”,意识到要为自己退休生活攒更多的钱。在病愈后不久,徐铁便从证监会发行部副主任一职上调任山东证监局党委书记兼局长。 

在上任地方监管“一把手”后,“看破红尘”的徐铁更是在此“山高皇帝远”之处的一辖“封地”之中秉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心态大肆与一些商人老板们“吃吃喝喝,勾肩搭背”进行着政商交易。在此期间,徐铁多次通过明示或暗示,不当干预上市公司监管、稽查执法工作,领导班子同级监督成为摆设。 

“在徐铁任职山东证监局期间,关于其违规敛财,证监局内部便曾有多起举报。”上述接近“徐铁案”的知情人士表示,其中,山东证监局一位副处长坚持写举报信多时,内容就包括徐铁利用职权通过低价购房等方式进行“钱权交易”,该事在2013年时便曾一度几欲事发,但最终该事不知何故不了了之。 

按照2010年7月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领导干部应当于每年1月31日前集中报告一次有关事项,其中包括领导干部应当报告本人婚姻变化和配偶、子女移居国(境)外、从业等事项;领导干部应当报告收入、房产、投资等事项。 

而在2012年、2013年,填报的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时,徐铁均向组织隐瞒了其实际持有有关房产的情况。 

2013年10月,徐铁到年龄退休,看似“平安着陆”。 

但据叩叩财讯获悉,从退休到2019年6月正式落马,期间徐铁还曾一度被有关部门调查过。

2016年9月,徐铁在机场准备出境之时被边控“受阻”,其也意识到自己可能被组织审查。于是,徐铁第一时间找到了一些与其发生过“权钱”交易的企业老板提前“串供”,并与有关人员订立攻守同盟,并着手转移财物,企图掩盖事实,对抗组织审查。 

虽然在徐铁退休前几年,敛财已经几近疯狂,但其为了确保“安全”,徐铁还总结出了一套收钱的原则:一是收“真挚相送”朋友的钱,他通过热心帮忙、加深交情等方式与老板成为“朋友”,让企业老板出于感激主动相送,为权钱交易蒙上友情和恩情的面纱。二是收“高度信任”朋友的钱。 

这些种种的“防备工作”与“组织对抗”,在徐铁案发后给办案人员的调查造成了一定困扰,但最终依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4)新任纪检组长查办首案:监管层刀刃向内的勇气 

“徐铁一案是由新上任的中纪委驻证监会纪检监察组组长樊大志在履新之后重点抓办的证监系统第一案。”一位接近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2019年4月26日,中纪委驻证监会纪检监察组组长王会民因年龄问题退休,而接替其出任该要职的便是原中国银行党委委员、纪委书记樊大志。 

仅仅上任不到两月,2019年6月,山东证监局原局长徐铁便几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遭调查追溯。 

上述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表示,徐铁案查办雷厉风行,证监会纪检监察部门也全程参与办案。 

2019年年逾60岁的前中纪委驻证监会纪检监察组组长王会民,在退休之前,对证监会系统反腐工作的落实可谓卓有成效。 

自2014年初正式出任证监会纪委书记以来,包括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有“最牛证监会女处长”之称的李志玲、证监会原主席助理张育军乃至“发审皇帝”、原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皆纷纷落马。 

这一系列案件也在一时间让证监会反腐高压之势深入人心。 

如今,接过证监会纪检反腐大旗的樊大志,在履新不久便查办的“徐铁案”一例,则继续向市场传导着证监系统高压反腐的决心。 

公开资料显示,樊大志此前曾在北京证券、华夏银行等金融机构任职,2016年12月,樊大志出任中国银行党委委员、纪委书记,之后,伴随着中央纪委向中管金融企业派驻纪检监察组,2019年1月樊大志履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银行纪检监察组组长,仅3个月后,樊大志转岗,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证监会纪检监察组组长。 

实际上,近期,来自证监系统的种种动向都在不断向市场传导着监管层在完善制度设计,加强监管队伍廉政建设的同时,刀刃向内、防范潜在利益输送、突出靶向治理和维护市场“三公”秩序的决心。

2020年5月28日,为规范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入股行为,维护资本市场良好秩序,证监会正式发布《监管规则适用指引—发行类第2号》,便是瞄准证监系统离职人员通过不当入股进行利益输送或权钱交易等漏洞。

“党的十八大以来,证监会党委以坚定决心,查处了证监会发行部相关干部的违纪违法行为。徐铁作为发行部原负责人,自身贪污腐化,不敢严格工作纪律,不愿审核标准透明,更不想权力受到监督和制约,给发行部其他党员干部带来了不良影响。”上述接近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透露,监管层内部一再重申要求各级党组织要从严管党治党、坚持真管真严、敢管敢严、长管长严,不断净化政治生态,各级党员领导干部要以身作则,面对歪风邪气勇于亮剑、敢于斗争为涵养良好政治生态做好表率、当好先锋。

参考:

  1. 叩叩财讯

评论